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不看不知道:原来某宝上的低价优质货源大多来自这个神秘行业

2017-05-02 16:00 | 互联网 |
我要分享

 

导读:这是一篇由小编的一次偶遇在短短二十分钟时间接触到的一个行业知识,经过与该名业内人士的机缘巧合,让小编我彻底改变了之前对某宝上的一折、二折、半价商品的商家肯定是亏血本做销量的认知。实则更多的是,他们卖的货不仅低价且做工和品质优良,甚至利润远远高于那些全价商品,谜底将在下述对话内容中揭开。

上周六,也就是4月29日,小编出差到深圳宝安,边听着那首《光阴的故事》边打开滴滴拼车软件下了个单,大概等候了三分钟,然后车来了,司机师傅摇下车窗探头探脑地四下张望。小编一眼就注意到了,走上前去与之招呼:“您是接我单的那位马师傅吧?”“嗯,对的!上车吧!”于是乎,小编透过车窗向里探了探,车里除了老司机外,还坐着俩儿人呢!心里庆幸:还好天气凉快,不然得闷死。前排副驾位坐着一位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长相萝莉,身材很棒,长发齐肩乌黑乌黑的,小编我属于闷骚型的,差点没按捺住内心的狂野。后排左边坐着一位身材较瘦的男生,年龄约二十四到二十七八之间,从穿着来看就一屌丝。于是,小编很不情愿地坐到了他右边。小编很想找个机会在这车上撩撩正前方的妹子,但又不好意思直接与她打开话匣子,机智地思考了几秒钟,从老司机那儿下口:“师傅,您这熟练的操作,干这行不少年吧?”司机立刻回答:“嗯,十来年!”“怪不得!深圳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呢?”司机答道:“可多了,您刚来这里吗?”“嗯!”“您和他俩聊吧!我得集中注意力开车,得为你们的人身安全做好这茬儿!”司机笑着说道。“好吧!”我无奈地回答道,然后将聊天目标转向坐在左边的那个“瘦子”(其实不情愿,因为小编的目的你懂得,但是又不敢直接搭讪小美女,担心人家不采我,岂不让人笑话?)。我的内心在倒计时:已经过去几分钟了,接下来得以快速的方式争取从瘦子过渡到与小美女聊上。我咳了一下,对着瘦子问道:“兄弟,您是干什么工作的?”(也正是从这个问题开始,之后却忘掉了最初想撩妹的目的)。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做库存的!”我愣了一下,好奇心一下子来了,心想:这是个什么行业?我做媒体这么久了,自认为哪行哪业都了如指掌,于是迅速问道:“这是个什么行业?”前面的司机却又莫名地插话了:“在深圳这个行业谁都知道呀!就是那啥回购工厂套现、倒闭,产能过剩库存积压和扣关之类的货嘛,然后卖给x宝卖家或大的实体商家,也有做出口的,这个行业种类也很多,大概就是这么个行业吧!”瘦子接过话:“是的,司机师傅说的是对的,这就是我们的行业,统称为‘库存业’,我所做的种类是‘电子库存’类。”“哦,原来如此!我可以深入了解一下您的工作吗?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名新闻工作者,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可以的!”他从皮夹中掏出一张看上去逼格很高的卡片,我当时只注意到四个醒目的篆体字:青韵花语,“这是我的名片,随时欢迎您的到访。”我双手接过卡片礼貌地道了一声“谢谢”。前边的美女突然开腔了,扭过头瞪着我:“你是记者?”“嗯哼!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其实小编此刻才意识到,和她搭讪才是我的真实目的啊,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狂热与欣喜,瞬间想到一句彦语,一共十四个字上下两句,你们慢慢猜!小姑娘问我:“如果我想做个网红你能帮到我吗?”“您还是个学生吧?”我反问道。“对啊!学生怎么了?”“小妹妹好好读书吧!网络上的真假虚实水很深,如果想做个网红无非是找个话题发个热点很简单办到的呢,但是以你目前的生活环境,万一当你真成了网红,你可能无法去承受更多来自负面的东西,包括:被人扒底呀,恶意诽谤呀,言语中伤,负面批评啊等等很多你无法预料的社会压力。”“小姑娘嘟了一下嘴。说了一声:“好吧”。大概又过了六分钟的样子,小姑娘对我们说:“我到了,前面就是我家,对了,哥哥,你能给我一张名片吗?以备后用!”她的笑脸上立刻浮现出两个小酒窝。我拿出手机让她扫了一下,她下了车礼貌地向我们挥了挥手转身而去。我摇下车窗,随着车辆的启动,脑袋缓缓向右转动,差点没扭脱颈椎,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失落感,但又庆幸还可以通过手机联络。沉静了约一分钟,我又戴上了耳机听起那首歌: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大约又过了两三个单曲循环,我也要下车了,临走时约了那位兄弟两天后见,也就是周一(昨天),我会去他们的办公那栋写字楼找他。

周一上午,九时许,我按时打车到他们工作地点的写字楼下,打过去电话,对方在通话中,我就进了附近一家波客派,点了一个大杯咖啡,一边喝着一边欣赏着过往的妹子,说实在的,也谈不上欣赏了,因为这里过往的女孩在我的标准里没几个能算得上漂亮的(我真的没黑广东那个意思哈!)。

约过了半小时,我再次拔打了那位兄弟的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说道:“我立刻下来接你!”我说“好的”,然后离开汉堡店又快步回到那栋写字楼前。果然,他已经在门外候着了。他领着我,并熟悉地按下电梯三层的按钮。出了电梯,他边走边给我介绍他们的工作相关内容。

在三楼有两个连间的办公室,室内均布置着三到四张办公桌及一套沙发和茶具。他熟练地泡了一杯龙井递到我手中,“来喝茶!”。“谢谢!”我回道。之后又随着他的一路带领去了26区、32区、黄田、固戍等仓库地去参观,跑到最远的地方是松岗,各种货物单品几乎都是数以千计,多的数量基至高达数十万的庞大储货量,有的整齐也有的凌乱,包括鼠标、键盘等电脑外设,手机充电宝、充电器、数据线等手机配件,还有各种半成品PVC板、喇叭、塑胶之类半成品和各种原材料的,甚至连衣服都有。这回算是长见识了,这一天玩着收获颇丰,他也送了我一大包各种小玩意,同时也累的够呛。

小编拿到的名片

回到酒店,我大致从他口中了解的这个行业印象总结一下:这是一个非正式的产业链,同时也映射出他们付出了很多的艰辛,这工作比搬砖辛苦,他们的出货量庞大,但是利润跟打工仔没什么太大差异,主要盈利的节点在于他们的客户,勿庸置疑,他们的客户才是最大的受益方。举个例子:一只普通库存鼠标以单价5元(高估的价)直接售给客户,不提供售后环节。客户再将这款鼠标以批发形式以15元出到终端实体店或直接以20元(低估的价)包邮在网上零售,那么,再自行核算好盈利额,汲取5-10个百分点用于售后。

这个行业多以个人或独资企业回购工厂剩产、套现、扣关等产品自行压货,他们是以单品一单唆哈式回购,同样是一单唆哈式售卖。这种模式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为工厂积压产品做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如果直接当成电子垃圾销毁,随便估算一下,每天一家规模不大的工厂至少流失几万资产。他们的作息不定,有货就得赶,有时一干搬个一天两夜不睡觉,没货做时倒头就睡个一整天,多数情况是昼夜颤倒的。小编在各个仓库参观时随便拆了十来款成品产品的包装,都能正常使用,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品牌的优质产品。但是据他所言,这个行业里面有半数人是靠拿垃圾充数坑蒙拐骗赚钱的,但是也都是迫于运作成本压力,但他提及自己从来都是掏着良心干实事。不管他们做得如何,怎么去做,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在未来有待完善规划的行业。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并给予一定的扶持。

在谈及瘦子个人时,其豪无避讳地告诉我,汪姓人氏,湖北黄冈藉,多的信息小编就不提及了,打死也不讲哈!他现在开设着一个平台,是建立在工厂库存回购与需求客户之间的,目前并未盈收,一度倒帖到快要接近倒下,但他仍然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在2016年四月前,他是以个人买卖在做的,随着大流在四月下旬才找代理公司创办了现在这家企业,据其坦言目前已基本无资本可运转了。

当谈及他的理想时,他说道:如果有一天遇到了自己的伯乐并支持该行业良性发展,他将会更加投入精力,完善规划该行业的正规化,并且竖立再生资源品牌,配合国家踏实干好库存业。但是小编还是在这里祝他们这个默默地拿自己的青春奉献的行业一直坚强地走下去吧!

(责任编辑:徐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