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身心灵成长培训课程敏子专访

2017-03-06 09:35 | 互联网 |
我要分享

  她出生在一个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16岁时就入伍部队,年青时的军营生涯不仅塑造了她热情、真诚、豪迈和充满感染力的性格,更锻炼了她刚毅果断、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

  她从事《营养免疫学》教育工作15年,从2004年学习“普林米心灵环保”课程,结合《营养免疫学》功底深入探索人的身体健康和心灵的关系;2006年在深圳接受领袖力及企业教练文化课程;2009年接触海文,更是深受启发,不遗余力地探索更高效的学习模式并迅速予以传播,力求影响和支持到更多的人群。

  她血液中流淌着对生命的无限的热爱和激情,推动着她波澜壮阔的人生之河一路向前奔流。她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和不懈追求真理的勇气,如同夜空的星宿,指引她在知行合一的心灵成长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完成一次又一次的蜕变。

  现在,她更是肩负起海文在中国传播和发展的神圣使命,带领着中国海文走向下一个辉煌的10年。她就是海文公司总经理敏子,我们一起来聆听她的故事!

  问:您什么时候结识海文?中间有没有什么样的故事?

  敏子:我2009年结识海文,当时我正在兰州做一个叫“众智”教练技术培训的公司。由我们兰州“教练技术”的同学王广海给我介绍了卜乾坤(Eva),她告诉我一个课程比教练技术还好,我当时的意图是想请Eva到我的公司来做总经理,高薪从深圳聘请一个高端人才。后来就泡汤了,因为Eva告诉我说她现在已经不做教练了,并第一次告诉我“心灵成长”这个词。

  那次课程是原萍带领的《身心灵合一》,我最感兴趣的是听说课程中可以跳舞。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跳舞,后来因为身材各方面的原因没被挑上,但我对舞蹈一直很喜欢。

  后来我们就在兰州组织了40多个人,开了《身心灵合一》的身心灵成长培训课程,当时有原萍、侨裕、Eva和杨椒一行四人就来到了兰州。这就是我们在兰州第一次开设海文的课程。

  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海文的“沟通模式”和“界限”的概念,但当时我整个身心都在行政事务方面,有很多细节的问题要考虑,所以关注点都在学员身上,一直在仔细观察他们的情绪、他们的状态、他们的点。

  问:课程带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敏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家在做“阴式呼吸”的时候有人“昏死掉了”,(笑……),这个对我触动很大。我在想,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心里对导师会有一些评判,但那种评判一闪就过了。整个场面都乱成了一片,觉得真不太好,心想海文怎么是这样啊?这就是我对海文的第一印象。

  这好像并不是一场甜蜜的邂逅?

  真正对海文的了解是课程结束时我去送导师开始的。我请导师吃饭时突然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是我非常渴望的,那里有一种人与人真诚连接和在一起的能量。

  当时还没有在“在一起”这种说法,但他们说的话好像全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的心好像被他们带着走了。我当时就想,他们是学教练技术的,我也是学教练技术的,为什么大家这么不同,难道就是因为这些课程吗?

  他们那时候讲海文我是听不到的,我的心没在这里,对海文学院也就是一个概念,完全没有深入的了解。但从他们这些人身上,我感觉到那种连接、接纳和在当下的能量是如此不同。还有那份平等心、临在的能量和陪伴的品质。

  当我流泪的时候,他们没有拍我的肩膀,而我特别怕这个,别人一拍我也就特别容易压抑自己的能量。不敢哭。当我想要流眼泪的时候,他们只是把手轻轻放在我身上,看着我的眼睛,而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完全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丢人或是自己太脆弱了。

  真正抓住我的,是这些老师真正活出来的状态和成长之后呈现出来的不一样的自己。于是我就到深圳来上海文。

  问:你还记得在深圳的第一堂课吗?

  敏子:2009年9月16号,我第一次上海文的《潜力苏醒》。当时依然有评判。主要是导师的着装非常随意,冯老师穿了一件大裤衩,我理想中的导师应该是穿西服才对的,所以觉得特别别扭,还在心里嘀咕,深圳人太土了,哪有我们兰州人这么洋气?

  真正触动我的是老师讲的“共鸣模式”。从这个地方开始,我的内在有了很大的共鸣,课程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去跟导师分享我的内在感受。很兴奋,那是一种去想要分享的渴望。

  接下来是“三我模式”,我开始真正看到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内在被撕开了一条豁口,感受到了很大的不同,于是就下决心报了“海文专业班”,与同来的还有兰州的周子力、王广海一起报了名。

  问:这样一读就是三年,这三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

  敏子:大家说得最多的是我变得柔软了。我过去有个外号叫“小钢炮”,因为我说话像在打炮,中间没有任何停顿。海文三年的学习让我感觉自己真的慢下来了。

  我开始看到别人与自己的不同,开始学会接纳自己,接纳别人;允许自己,也允许别人。当我真正疼惜自己的时候,我才能看到自己和别人真正在哪里。

  家人感受到我的变化是最大的。我从小到大都在证明自己,一直是家里最强势的孩子。所以我一直是家里小孩子中最不可救药的反面教材。为了证明自己,所有我历练出来的东西都是最强的,我不允许自己输掉。在海文的学习中,我开始学着“觉察”我发生了什么,并且学会把内在的发生分享出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分享,我开始明白我其实可以不用选择那样的一条道路。我可以选择一条与我内在连接的路,选择通过分享的方式让我的生命呈现得更加不一样。

  身心灵成长培训课程

  我开始变得非常柔软,我妈说我连说话时看人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我以前喜欢斜着眼睛看人,用我妈的话说是用眼神都能把人呛死。妈妈说我现在说话时会把头都转过来,看着她的眼睛,她现在收到的不是再一种攻击和威胁,而是一种温暖。还有一个让所有家人感到非常吃惊的变化,一个小时候非常调皮,在老师同学眼里无可救药,在父母眼里的坏孩子,最后居然做了导师。我妈常跟我说,李敏,你可不能误人子弟。你怎么还能当导师?所以我妈觉得我当导师很不可思议。

  每年春节我们大家庭都例行开“家庭会议”。在家庭会议里,每个人都要汇报自己一年的工作和家庭情况。后来我就发现家人看我的眼光完全不一样了。教练技术让我越来越强。海文则让我越来越柔软,也让我和他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我想这个才是真正的强。

  所以现在在家里他们就特别愿意听我讲,还会请教我一些问题。以前大家都不爱问我问题,都觉得我是一个没文化的人,我的回答他们也看不上。现在他们开始问我一些问题,关于他们自己的,孩子的,工作的,同事之间的。当问到我的时候我不会给他们建议,反而会问他们你怎么看,或者问他们的感受。过去我是一个只关注自己的人,很少关注他人。在海文的学习让我有了一个很大的收获,我不仅仅关注自己,也开始关注到他人了。

  这样的结果是家庭里面越来越和睦,孩子成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跟妈妈的关系越来越好。前年家里还给我评了一个“优秀女儿奖”。我在家里也经常讲到海文,海文都成了我的一个口头语。

  记得我在上“自我觉察”课程时Linda曾跟我讲过一句话:“敏子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你不需要证明自己,你就在那里,只需要学会一件事,自我疼惜,好好爱自己”!说话的同时,她让我做了一个动作,这个动作可以代表自我疼惜,让我永远记住。每次我把手放在脸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慢下来,回到内在,不要失去自己的中心,一直保有自己的中心,同时也能看到别人,这是我最大的学习。

  加拿大海文学院的导师身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他们对学员有很多的接纳和允许,而不是总是要给很多建议。得到越多允许的时候,我就越自律,以前没有得到允许的时候反而会有很多逆反,偏偏要对着干,我自己特别受益于允许和接纳这个部分。

  现在再见到之前的朋友,他们都会感觉很惊讶,你怎么不像以前那么强势了?你怎么不自以为是了?这不是我有意要给别人创造的印象,而每次见到老朋友时,过去既定印象的帽子好像被一顶一顶的摘掉了。

  在海文的变化不是一个很快速的过程,但是每一次课程结束时你都会看到一层一层的变化。它像水一样,有时结冰,有时又以气体的形式出现,很微妙,我喜欢自己的生命像水一样流动。

  问:成长和变化是否还体现在其他方面?

  敏子:助人工作是一个我想做一辈子的事儿。当内在力量不足时,我就会透过牺牲自己的方式支持他人。当内在越来越有力量时,助人工作就会变成一件很自然、轻易的过程。我记忆最深的是大前年去威海,由我带领《在关系中修行》的培训。

  有位学员告诉我说,敏子老师,以前我们尊敬你,喜欢你,但我跟你的关系是远的。这次你来,我发现自己喜欢你,爱你,跟你的距离又好靠近。她边说边紧紧地挨着我,同时用胳膊把我抱住。

  后来她在课程中表达:以前看到敏子老师,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个非常有能力,有能量的老师,所以会有一种深深的欣赏,而除此之外,在能量层面是不靠近的。但敏子这次来,我感觉她跟之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以前我看到她跟别人照相不太敢靠近,觉得她好凶。这次觉得好靠近,她能够看到我了,我从肢体上特别愿意跟她靠近。

  这几年去武汉带工作坊,学员们也有同样的反馈。后来我发现,刚开始学员对我的喜欢是出于对角色的喜欢,而不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现在我看到他们除了角色,也开始真正看到我这个人。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问:是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走向了海文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是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会更有使命感?

  敏子:让我来做海文总经理的位置我并不觉得意外。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惊喜。我对自己的评估我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我能看到自己也能看到别人,我能同理到别人。我还有一个优点是比较真实。我跟别人的互动和连接是没有目的性的,我是在人性而不是在角色部分在跟人连接。我不会因为对方地位的高低而有分别心。我在海文的学习是,以人的方式与他人在一起,不管对方是谁。

  还有,我是一个在骨子里特别愿意去承担的一个人。当冯老师来找我做海文公司总经理的时候我有一份惊喜,惊喜的是海文看到我了。我觉得冯老师真的好有眼光,这也真的非我莫属。(笑……)

  问:你希望带给海文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敏子:海文公司需要的总经理是一个全方位的人才,海文不属于某一个人,海文是一个精神产品,她属于所有的海文毕业生。她不是某种技能,她关于人性的部分更像是一种“道”。从职业的角度来讲,当我进入海文公司之后,我发现实际遇到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要困难。

  问:那么困难点在哪里?

  敏子:海文的招生并不是十分理想。海文的课程是一种精神产品,不像实际产品那样能实实在在说得清楚。

  后来我发现,最重要的是让海文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实实在在活出来。我说的活出来,不仅仅是导师和学员,还有员工,员工是海文的窗口,海文透过这扇窗口与学员连接。员工生命状态和他们活出来的能量代表了海文所有的产品,学员每天都在跟我们的员工对接。

  对于员工,我有一份更多的关爱。以前做学员的时候我总是会觉得他们太不容易啦!要是我做总经理,就会让他们来上课。与其让课程里的位置空着,还不如让员工来上课呢。所以我刚来的第一个改革就是让员工进到课堂里上课。我现在到公司已经8个月了,我看到他们上课之后一点一滴的变化和不同,我认为这是对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我想到更多的是我能够为员工做些什么?这个是我进来的初衷。记得我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问他们,你们想不想自己的工资翻倍?我希望能够增加大家的收入,让每个人的工资都能翻倍。这是我最重要的初衷,也是我正在做的一件事。翻倍还意味着大家可以去上课,可能这件事情背后的意义更大。

  我从上任第一天就告诉大家,不要叫我李总,我很害怕,叫我敏子就好了。工作是我们大家共同创造,共同完成的一个过程。我不是一个权威、领导,我只是一个引领者。我只是年龄大一些,在专业领域走得远一些而已,在某些地方,你们进入海文公司的时间比我长,你们也是我的引领者,我也一直在从员工身上学习。

  问:您进来海文之后做了哪些创新?

  敏子:第一个是“海文之家”的建立。现在再看“海文之家”,我认为是一种欣慰。冯老师去年同我讲过,我们要培养“本土导师”,降低过来国外导师飞来中国的成本,同时给“本土导师”提供一个可以讲课的地方。

  导师的培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的“本土导师”出来以后,自己去联系地方讲课是一件很困难。所以“海文之家”可以给他们一个很大的平台,由对方承担“本土导师”的交通车马费,而我们提供公益性质的课程。

  这样做一举三得,一方面能传播海文文化,一方面能锻炼我们的导师,而当地的学员也能够从中受益。到今天为止,我们很多的海文导师已经去各地“海文之家”带领了几十次的工作坊。

  冯老师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培养“本土导师”,我希望透过“海文之家”的这个平台协助冯老师完成这个心愿。这是一个新的尝试,之前从来没有人做过。不管碰到什么样的压力和困难,我都非常愿意去做这件事。这是一个整体的工程,涉及本“土导师事业发展部”,“微营销部门”还有公司很多其他的部门和同事。庆幸的是,大家都在积极配合去做这件事。

  随着不断开课,“海文之家”也在发生着质的变化。我能够明显感到透过不断地历练,“本土导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给当地学员带去了非常精彩的课程和不一样的成长和变化。

  第二个变化是我在上任之后建立了“微营销部门”,它是海文对外宣传的一扇窗口,就像我们国家的新闻联播节目。过去海文的宣传是非常弱的。去年在聚成服务时,聚成公司的董事长刘松琳给了一个很大的启发,他说聚成今年会把百分之三十的精力投入在互联网、微营销上面。我相信连聚成这样的大公司都有这样的战略部署,我们也要化精力和时间做好我们的微营销。

  到今天为止我们看到,这么多人了解海文,包括我们的400电话,都是透过微营销这扇窗口和每天推送的文章来了解的。我们已经站在移动互联的前端,也就是我们海文学院的理念——高效的连接。

  我们微营销部门的同事非常有创意,建立了自定义接口菜单和微网站,每天推送文章的文字和图片都非常新颖。内容也非常丰富,包括课程分享,“海文之家”课程预告,课程花絮和报道,导师专访。这无论对于“本土导师”还是整个海文的宣传,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

  是的,这是我的一个大胆的创新和思路,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做,未来怎么走,但是在那一刻,我做了这个决定。我要特别感谢冯老师给了我很大的空间和支持。员工也一直在紧密的支持和配合,大家有好的想法和建议都会一起讨论。

  从行政架构上来讲,我们的本土导师事业部,微营销和销售总监团队都是我们新建立的部门。

  问:除了部门的构建,有没有其他方面的改善?

  敏子:我愿意带领员工去做一些他们以前没做过的事。我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安排了韩国的旅行。当大家去到不同的城市和国家,我们才能真正看到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城市和自己的公司有多好。

  这个部分对员工来讲也是一个极大的激励,当我们能够站高一点点,看问题的方式和视角都会有很大的不同。我们需要更多的是见识,而不是知识。我自己通过去到不同的地方,见识不同的国家,见识不同的人,有很多的成长和收获,我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员工能够有所成长和收获。

  除了增长见识,这也是一次非常开心和放松身心的旅行。

  还有一个部分是我们对公司的会议室做了一些调整。装修调整以后整个公司能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让每一个人的影像都留在那里,包括“本土导师”、“历任总经理”、“海文之家”负责人、导师和翻译。课程花絮的照片,让每一个课程的精彩瞬间都留在那里。

  这些都是视觉上可以看到的一些变化。而员工的工作热情、积极性、主动性和自我负责的精神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还有一点是关于“加拿大海文之旅”的,我们过去每年去到加拿大的人数都是十几个人左右,最多的一次《阶段二》课程有26个人。而今年的人数是44人。我们今年的签证几乎全部通过。学习的能量有很大不同,“海文之家”对此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身心灵成长培训课程

  明年六月份会安排《阶段一》加拿大之旅,明年会有更多的人回来分享加拿大,也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海文公司是在真正的把原汁原味的海文精神传播到中国。

  还有一个要补充的情况是今年招生和报名的情况跟往年都有很大的不同,有三次课程我们都是满班。我们也第一次在加拿大导师课程中配备实习助教,这是海文导师本土化的一个里程碑。

  问:您对海文的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和愿景?

  敏子:我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曾四次去过“加拿大海文学院”。我有一个很深刻的印象,我看到每一个人都尽量要把当下的事情做好。这个当下意味着我们要把每个学员服务好,让每个员工活出他们真正的生命状态,给“本土导师”提供更多的机会和历练空间。

  我希望“本土导师”成长几年之后都能发挥自己更大的潜能,有更多的不一样,再过五年,让我们的本土导师进入《潜力苏醒》这样的课程里面做助教。这是我对未来的一个美好愿景:五年学习海文,五年实践海文,五年支持海文,这样一路走下来,未来会有很大的不同。我想每个人的生命都会在这个过程中发生很不一样的变化。

  我们还会在明年一月份开办“玛利亚·格莫瑞”的课程,信息刚刚发布出去没多久,我们就招满班了。一月份招满后,我们有20多个多余的名额留到四月份的第二期。

  现在四月份的课程也有30多个学员报名,我想到时候也是百分之百满班。玛利亚·格莫瑞的课程是非常有品质的,哪怕只是过来目睹老太太94岁的生命状态都是非常值得的。

  记得我在“加拿大海文学院”学习她给我们分享:我的生命是黄焕祥和麦基卓给的。我至少上过五次《潜力苏醒》,《自我觉察》《自我与他人》《界限》等海文所有的课程我都上过,上课做笔记用的笔记本都能拉上一车。

  我对老太太的生命有一种特别的敬畏!开办她的课程也是我的梦想。记得当年我去“加拿大海文学院”学习,我们和老太太一起吃饭,一起听她分享,我上课的教室就在老太太教室的隔壁。每天上完课,吃完饭,她会在头上别上一个小红卡子,穿一条红色的短裙去游泳。

  这在中国是不太可能的。实际上这个跟年龄没有太大关系,跟真实的生命状态有关。我看到这个鲜活生命的时候,我会看到自己的未来。所以我就萌生了一个理想,一定要把老太太的课程带到中国来。

  刚好机缘巧合,我在不丹学习的时候,接到冯老师的电话说有机会举办玛利亚课程的时候,我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大的勇气一口气答应下来。

  身心灵成长培训课程

  今年7月我们生活化的海文--北京海文正式启动,这样我们两边同时起步,举着海文的旗帜,遥相呼应,让更多的人了解海文。当我看到两边同时扬升的愿景时,我非常地喜悦。我非常欣赏杨薇的远见和智慧,加上她又非常地柔软,所以我一直称她“水姑娘”。我去原乡看到海文明年的大趋势和非常不同的地方,内心非常喜悦!我也期待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去北京原乡体验生活化的海文。

(责任编辑:王国学)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