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网络专访:青年二胡演奏家,老年二胡教育专家王宁

2016-12-08 11:53 | 未知 |
我要分享

12月6日,我们通过网络访问了青年二胡演奏家、老年二胡教育专家王宁老师。在访问中,我们得知,王宁老师是80后,从2008年开始,他默默的为了老年二胡教育事业已经奉献了8年的时间,吃过苦,也遇到过挫折,但是坚持下来的结果,就是老年朋友们对他绝对的信任和由衷的褒奖。下面是我们的访问,有记者的提问,有王宁老师的回答。

记者:王老师您好,很高兴能通过这种方式联系到您,谢谢您接收我们的访问,我们现在开始可以吗?

王宁:您好,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没问题,开始吧。

记者:王老师,大家都称您是老年二胡教育专家,我想您一定在老年二胡教育上有很高的成就,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老年二胡教育的呢?

王宁:谢谢您的访问,但是老年二胡专家这个称谓我不敢当,我就是一个二胡教师,一个从事老年教育的二胡教师,成就就更谈不上了,为老年二胡教育做了点事吧。我是从08年开始正式开始老年二胡教育的。

记者:我知道,您是大学教师,又是音乐院校毕业的二胡专业,本身在演奏上就有一定的建树,刚开始教老年人,您感觉有没有不适应?

王宁:建树谈不上,刚开始教老年人学二胡,说实话真的不适应,老年人学习二胡,在学习之前大都是自学的底子,音准节奏等基本概念大多是乱的,而且他们在之前做的工作都是和音乐不相关的,开始学琴后又有一些固有的毛病很难纠正,上起课来非常吃力。

记者:我知道,很多专业老师都不想教成人,您突然接受成人二胡教学,我问个问题您不要介意,您想过放弃吗?

王宁:我不是想过放弃,是我多次想过放弃。我是83年的,08年刚接手老年教学的时候我和爱人刚好准备结婚,您知道80后,是经济压力非常大的一代,我也不例外,给老年人上课,几乎没有什么收入。您知道没有收入的事情对于年轻人来说真的很难坚持,再加上买房子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和教学中遇到的困难,我多次想过放弃,不再上这种课了。

记者:真的王老师,我没想到您和我是一年的,您真的让我佩服。那什么原因让您一直坚持下来了呢?

王宁:要说坚持下来,我还得感谢重庆市老年大学二胡班,我的这些老朋友,是他们给了我坚持下来的信心。有一次,我说了下学期我不再来上课了,再次开学的时候,老年大学的主任还有二胡班的班委们和我联系,希望我能再来上一次课,之后他们再找个老师来上课。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所有的同学给了我热烈的掌声,并且告诉我,王老师我们都在等您,如果您不来,我们就不再学二胡了。当时我感动的差点落下泪来,那时候我暗自下决定我不能辜负了这些老朋友们,他们对我的信任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一定要和他们在一起。

记者:真的太棒了,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老年二胡教育和青少年二胡教育或者说专业二胡教育有什么不同呢?

王宁: 我可以这样说吧,老年二胡教学和专业二胡教学可以归为两个专业。

记者:两个专业?不是吧,不都是二胡教学吗?

王宁: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专业的二胡教学,我们多采用的是的多轨制,比如大学里有视唱练耳课,有乐理课,有其他音乐相关的理论课。我们上课,完全可以用这些音乐理论来辅助教学。但是老年教学,是单轨制,从我目前的经历来看,要求老师不止是会二胡,还要会音乐理论等其他科目并且要在二胡教学的过程中把音乐的相关理论用最最直白的话翻译过来教给他们。

记者:我可以这样理解吗?就是把专业的教学直白化简单化。

王宁:可以这样理解,我举个例子吧。比如和弦关系的训练。

记者:不好意思王老师,我打断一下,我是音乐专业毕业的,但是我感觉和弦这些问题相对来说比较难啊,您在老年教学中要练习这个吗?

王宁:是的。刚才我给您看的我们老年大学提高班同学们演奏的《三门峡畅想曲》,我六年前就是和他们在一起的,到现在他们可以演奏这个曲子,并且音准正确,我们的音准训练就是这样的,利用和弦关系练习音准,训练音准,不止是练习三和弦还要练习七和弦,这种办法很有效,但是大家到现在不知道这种训练方式是训练和弦,就感觉像做游戏一样,很好玩。

记者:真的太神奇了,您还能给我们介绍一些老年教学的经验吗?

王宁:没问题,我希望有更多的专业二胡学习者能加入到老年二胡教育中来,因为我们都会老,关爱老人就是关爱我们的未来。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老年教学的一点体会吧。老年二胡教学,最主要的是训练过程,当我们用最最直白的语言把二胡的要领叙述出来后,老年人并不一定会懂,这时候关键是要把训练过程把握好。比如为了让他们的快弓能放开手腕,我让他们先练习吊臂演奏,因为大臂是吊着的,所以他们不得不把手腕放开,等放开了再按照正常演奏就解决了手腕僵硬的问题。再比如,节奏训练,我不是单纯的训练他们节奏,而是把时间与空间的关系用弓段和时间的关系进行替换,弓段长用时长,弓段短用时短,这样就可以有效的控制节奏。

记者:太棒了,王老师,您感觉专业二胡教学和老年二胡教学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王宁:我引用一句话吧。道德经开篇便讲,“道可道,非常道”。专业教学,讲究的是引导式教学,混沌初开,阴阳中还有中庸之道,要他们更多的培养自己的演奏性格。而老年教学,讲究的是直白化教学,黑白分明,阴阳分界,一是一,二是二。那专业二胡教学就是常道,因为我们生活就是这样,而老年教学就是非常道,就得有特有的训练方法。

记者:感觉采访您的过程真的让我很受益,谢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看在采访的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说的呢?

王宁:我想对我的同行说几句话,二胡是我们国家的传统乐器,现在的学习者中,业余学习者占到了总得学习者的60%,他们需要我们能和他们多聊聊,多说说,他们喜欢二胡的程度一点不比我们低,所以请大家能多为他们多做点事。对于老年教学我总结了三句话希望和大家分享“专业的要求,细致的教学、独特的训练”。我也想给我的老年二胡班的朋友们说一句话“是你们教会我要懂得感恩,是你们教会我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分享,谢谢大家。”

记者:谢谢王老师,您能告诉我们您下一步的计划吗?

王宁:现在我就想能更广的传播二胡,我现在正在和胡琴世界网一起,每周录制《王宁说二胡》,幽默的和大家聊聊二胡。也在办一些网络二胡教育,希望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把二胡普及工作做得范围再宽阔一些,做得再细致一些。

记者:好的王老师,祝您的网络二胡教育能够大展宏图,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先到这,以后有二胡方面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向您请教,再见。

王宁:谢谢您能给我这个机会,把我的想法向广大的观众们做一个简短的汇报,祝你们越来越好,再见。

(责任编辑:王国学)
网友评论